毕首金:以匠心致初心,乡村教师的不凡体育梦
发布时间:2020-05-03 10:20

总有这样一种追逐是饱含热情,永不倦怠;总有这样一种执着叫“恕不从命”,改变未来。10673件器材,106种类别,36项专利,一个人一双手,靠发明制作体育器材的乡村体育教师毕首金,在他做体育老师的第36个年头仍然不忘初心。

在毕首金的少年时代,中国体育界还没出过奥运世界冠军。由于对体育的酷爱,加上极强的体育天赋,自小学开始,毕首金的体育成绩就一直名列前茅,尤其是长跑,就连高年级的学长也往往是他的手下败将。不知从何时起,为国争光的梦想开始在毕首金的心里扎根——终有一天,他会身披国旗,登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让全世界都记住那首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

然而梦想可贵,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按部就班地实现一个“英雄梦”。一次训练中,毕首金脚部受伤,险些落下残疾。他再也做不了长跑运动员了,在医疗条件相对不足的上世纪七十年代,“跟腱断裂”无疑是他运动生涯和梦想画上句号的含蓄表达。

丢失了远方的人,只能看着眼下的柴米油盐。1984年初,毕首金在家人的建议下开始筹划全新的生活——养鸡。他历经了四处借钱、银行贷款,投入近5000元,设备买好了,场地建好了,技术学好了,就连鸡苗都准备好了,家人对之寄予厚望,想靠着养鸡来改变穷困的处境,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毕首金要大刀阔斧地开始养鸡事业的时候,改变毕首金一生轨迹的转折出现了,官渡区要招聘合同制体育老师。

毕首金瞒着家人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了招聘考试并被录用,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却极力反对,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毕首金的选择无疑是不明智的。再加上为了养鸡欠下了近5000元的债款,要知道当时合同制老师的工资每个月才40元左右,最差的时候只有20元,从事体育事业的代价,是步入十几甚至几十年的还债生涯……

毕首金理解家人的反对,但他更清楚这是他从事体育事业最后的机会了。“这是我真正热爱的事业,如果再一次错过,我会遗憾一辈子。”他终究还是踏上了那条常人眼里并不好走的路,在他做体育老师的前十几年,微薄的工资都用在了还债上。“我认定了一件事就会保证百分百坚定,绝不后悔。”回忆起自己的决定,毕首金的眼神中透露出掩藏不住的自豪,一如几十年前梦想着要做奥运冠军的少年。

毕首金满怀着培养世界冠军的劲头来到了学校,自己未曾实现的梦想自此也有了寄托。那是一所典型的乡村学校,就连校舍都是借用原来寺庙的房屋,四周连围墙都没有。推开器材室陈旧的门,灰尘布满了整个屋子,一个破皮球,一个旧哨子,几个已经“残肢断臂”的乒乓球拍、羽毛球拍,此外就已经没有其他器具了。几只受惊的老鼠跐溜着从他的脚背上蹿过,夺门而出,学校器材室的残破超出了毕首金的想象。

既没有上课的场地,破旧的器材也大可忽略不计,更别说训练用的垫子了,孩子们下了课就爬树、溜坡、掏鸟窝、玩泥巴,这体育课怎么上才好呢?毕首金不得不直面现实带给他的难题,走到学校后山看着青葱翠绿的草木,毕首金陷入了沉思。

“乡村条件不好,但相对于城市来说,尤其是上体育课,它有它特有的优势”。沿着学校走差不多四百米处就显现出一个水库,阳光下波光粼粼,旁边的坝埂宽阔平坦,其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草,衬上鸟语花香宛如人间仙境,面对这一切,毕首金茅塞顿开,突然有了灵感。那块坝埂就可以当体育课要用到的垫子,那儿不仅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场地也十分宽敞,就地取材再好不过了。

第二天,毕首金带着孩子们来到他发现的坝埂上课,孩子们都觉得新奇,他清楚地记得当时是22个学生,按毕首金的预期,一节课有18个人学会动作就算是最高要求了,但是那一节课上下来,22个学生全部都学会了。即使下了课学生都还不愿意走,缠着毕首金和他们多玩一会儿……“农村体育,不是体育器材紧缺就上不好体育课,关键还要开发农村体育器材的优势论!”从那以后,毕首金干劲十足,全身心投入到他的“体育事业”中去了。

“我培养过几个尖子,刚送到昆明就可以在市里拿冠军,可是坚持不到一年就又都回来了……”说起他曾经看好的体育尖子,毕首金至今觉得惋惜。“在小学个子就有一米七,一百米成绩可以达到13秒,现在的孩子14秒都难进啊,那种人在当时相当了不起,可惜最后还是巩固不了。”

自那以后,毕首金得出结论,竞技体育不能成为主流,大众体育才应该是重中之重,至此他又多了一个信念:把体育精神让他的学生传承下去。他要让他的学生知道,体育就是要让人身心健康,就是要让人在困境中变得更强,让人类不断体验突破极限的快乐。

奇形怪状的木材、各种饮料瓶,甚至石头、沙子……为了让体育课更丰富,毕首金多了一份执念和“怪癖”——收集各种“废品”。很长一段时间里,毕首金如“魔怔”了一般,疯狂地思考怎样制作器材,他愿意骑着老旧的自行车跑60公里去昆明,只为了在昆明南屏街买几本有关体育器材制作的教材,买到后又连口水都不喝就急着返程,“那时候几乎没有水泥路,近三分之一的路程都十分颠簸,车一过漫天都是灰尘……”

踢踢球、脚踢陀螺、晃板、可升降高跷……看似没用的“废品”经过他的捣腾总能变成一件件新奇又好玩的教具。“我想要让学生随时尝到不同的‘味道’,抓住他们的‘味蕾’,我之所以要发明那么多器材,就是为了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让他们在上课的同时还能玩的开心,如果器材有限,天天练习同样的,他的兴趣就会变淡。”毕首金如是说道。

为了开发一件新器材,毕首金可以一晚上实验了23次,不断构思、画图、找原材料。就是在这样的执着之下,学校的器材室愈发生机勃勃,日积月累,数不清的器材从毕首金手中诞生了。

有这么一群普通人,他们每天重复着自认为平凡的事,但初心却不曾岁月中蒙尘,小小的能量也能成就伟大的事业。对于毕首金来说,最大的荣誉不是熠熠生辉的各种奖章,而是他所做的所有努力都不负自己的热爱,是不变的初心。

昆明市官渡区白汉场中心学校教师。2005年被评为云南省劳动模范、2008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体坛风云人物未名人士体育精神奖”获得者、“马云乡村教师奖”获得者、“云南教育功勋奖”获得者、“三农人物” “全国先进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