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纪实摄影可以这么拍,你也可以看懂,仿佛停滞的格鲁吉亚
发布时间:2020-03-19 13:23

摄影师Sebastian Hopp拍摄了前苏联国家格鲁吉亚的居民,格鲁吉亚是东欧的独联体国家。虽然如今格鲁吉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但多数人,尤其是老年人仍强烈的怀念着斯大林时代。不仅仅是因为格鲁吉亚在苏联时代可以享受到大国的荣光,而今天确实是在地图上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外高加索小国,要不是与俄罗斯在南奥塞梯地区有些纷争出现在国际新闻中,绝大多数人基本上在高中地理之后就毫无印象了。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斯大林就是格鲁吉亚人。

在格鲁吉亚全国各地的纪念碑和运动中,都能找到前苏联残留的痕迹,在斯大林的出生地哥里,这种痕迹最为强烈。这里有着斯大林博物馆,出售所有印有他头像纪念品的礼品店,四处散发着对这位前领导人及其政权的怀旧崇拜之情。

摄影师用很多视角进行阐述,但是基本上是在两个空间,一个是生活空间,一个是人性空间。生活空间就是在格鲁吉亚人最熟悉的环境中寻找蛛丝马迹,在公园,在家中,在剧院,在教堂。这些空间中即便是没有人物的存在,摄影师的镜头如同侦探一样将斯大林与格鲁吉亚人的生活联系视觉化。

之所以摄影师这组作品完整,深入,就是因为作为一种摄影创作手法,这种调查取证是的拍摄方式让观者感觉最为真实客观,仿佛摄影师没有介入与评价,更多的是对细节的考证。在会议室或者公共的空间中,对曾经领袖的画像,组织的旗帜等等图腾意义的存在的拍摄,让观众直接的体验到乌托邦的遗迹,而这一切居然已经过去了30年。

还有一种就是人性空间。人性空间的摄影表达往往通过人物肖像来传达。与我们平时理解的摄影不同,我们理解的类似报道摄影靠近宣传,而拍摄格鲁吉亚的摄影师拍摄的人物肖像摄影师是一种态度和创作,因为这些肖像的拍摄是摄影师展示格鲁吉亚这组照片的一部分,是一种对待这个地区和时代的当代思考后的摄影化表达,其目的不在于宣传意义上的成功和猎奇领域的探索。

这种拍摄方式多数采取平铺直叙的手法,力求摆脱主观意识的影响,让观众在平静冷淡的气氛中自己寻找答案与意义。这种人物拍摄手法在很多摄影师艺术创作和主观纪实摄影中使用,是一种比较流行的拍摄手法。他们往往没有表情,行为动作没有指向性的含义,没有装饰与美化,让人感觉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然而有一定的视觉素养的人不难发现,在人物身体上,或者服饰上,哪怕眼神上,都有很多与主题链接的细节可以发觉,这就是这一类创作手法的迷人之处,人性的空间需要观看者用人性的本心去知觉,这种方式很好地避开了人们对于宣传的厌恶,带来了观看和认识上的自信。

上图中的各种照片肖像记录了领袖伟人的影响力在这个地方依旧不可撼动。周围的宗教圣物与领袖的肖像并置,这个信仰空间的详细描述为我们展示了今天的格鲁吉亚在苏联时代应该是如何存在的。领袖的肖像与个人崇拜在很大程度上也近似于一种宗教,在我们湖南省的很多地方,今天也依然能够找到类似的领袖图腾与某种宗教形式的结合。

寇德卡曾经拍摄过很多类似于上图的反乌托邦意义的照片,这一类形象,符号,作为格鲁吉亚一个时代的图腾,在这组摄影作品中反复被提及,被拍摄。

通过作品“ Red Nostalgia”,Hopp想要了解格鲁吉亚人如今人们是否继续按照共产主义的传统养育他们的孩子。为了了解他们的世界观,他采访并拍摄了各个年龄段的格鲁吉亚人。在这些人物肖像中,人性空间的探索,在摄影拍摄端运用象征性的色彩、面部表情和元素来表达他们的骄傲,他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两代人和两种文化如何在一个国家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