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偷走男婴27年后归还,竟然无罪?
发布时间:2020-03-16 11:59

55岁的朱晓娟头发已经白了不少,从1992年至今,两份亲子鉴定结果改写了三个人的命运。

1992年6月,朱晓娟丈夫从劳务市场找回18岁的保姆罗宣菊。让人怎么都没想到的是,短短的7天后,保姆何小平就趁朱晓娟家没人,拐走了她一岁的儿子。

3年里,他们花光了20万的积蓄找孩子,在那个年代,20万对于部分家庭来说,或许是一个天文数字。

3年后的一天,处于绝望边缘的朱晓娟夫妻两等来了“好消息”,一被拐儿童“盼盼”经过河南高院亲子鉴定后证明是朱晓娟的儿子,而这1500元的亲子鉴定费花了她10多月的工资。

朱晓娟和丈夫倾尽所有对这个儿子弥补,给他吃最好的,用最好的。她带着孩子去学跆拳道、学画画,学萨克斯和圆号。

甚至把后来生的二儿子让父母去带,可以说是在这个孩子身上花费了所有心血,甚至自己放弃了出国的机会。

2017年,消失了27年的保姆何小平带着朱晓娟的儿子刘金心出现了,向媒体称:曾从重庆一户人家中抱走一名男婴,如今受一档寻亲节目感召,欲将孩子送回。

受到寻亲节目的感召,这个保姆是意识不到自己做了多大的恶吗?真是恬不知耻。如果真有良心的话,当时也就不会拐走她一岁的儿子。

保姆带来的刘金心正是她丢失了多年的亲儿子,自己含辛茹苦养了20多年的儿子盼盼和她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一怒之下,朱晓娟将河南省高院告上法庭,索赔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共295万元,然而高院只认可精神损失,说给她10万元。

据说,何小平自己生了几个孩子接连死亡,之前死了两个儿子。村里人跟她说:”只有捡个娃儿来养,她自己的娃儿才会活下来”。

邻居老婆婆给她支招,去别人家当保姆,把别人的孩子抱走。于是,她就真的照做了。愚昧,无知,是悲剧的起源。

他在南充一个小村子里长大,从小受尽养父的欺负。初中辍学,闲赋在家,打游戏酗酒,连交往两年的女朋友都嫌弃他无所事事,再加上刘金心给不起10万的彩礼钱,女友也跟他闹分手了。

她算彻底明白了,20多年过去了,何小平把孩子还回来不是为了赎罪,而是要甩掉一个教育失败的包袱。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就有点像你把我玩具偷走了,等你玩坏了再还回来,然后跟我说:”你自己把它修好吧”。

保姆何小平说她曾给朱晓娟道歉,“她要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就追究,不追究也就算了。毕竟我们两个人一个儿子,就当走亲戚吧。“

一副什么大不了的态度真让人厌恶。如果社会连这种人都能容忍其作恶,对于那些孩子被拐卖的家庭来说,谁来弥补他们一辈子的痛?

这个态度是向着“养母”,来认亲妈怕不是要来吸血的?可恨的是,还要回去窃取的更多。

丁嫣律师:保姆何小平偷走婴儿进行抚养的行为,侵害了家长的监护权和孩子的人身自由权,但其主观上无出卖目的。

根据《刑法》规定“拐骗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脱离家庭或者监护人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成立拐骗儿童罪。

但是拐骗儿童罪并非亲告罪,应当由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所以刘金心和朱晓娟只有权放弃追究何小平的民事责任,无权决定是否追究何小平的刑事责任。

但是从道德上讲,保姆完全是钻了血脉亲情,法律,人的仁爱之心的空子,赤裸裸的用血缘关系道德绑架生母,保姆仗着孩子生母对孩子难以割舍,孩子对她又有养育之恩。

每个人都对情感有牵绊,只有这个人贩子保姆没有,所以她无耻的可怕,有情感的人面对这样的恶魔,他们开始就已经输了。

同时,丁嫣律师在这提醒需要给孩子找保姆的家庭,尽量选择正规的家政公司,一定要谨慎审查保姆的执业资质,遇到与本案相似情况的发生,及时求助公安机关,避免出现骨肉分离、家庭破碎的境况。

影视剧中,被拐卖孩子的一家最终会破镜重圆,一家三口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对于朱晓娟来说,已经根本已经不可能了。

朱晓娟和她两个儿子的生活还在继续,但那些因人性之恶而被开的命运玩笑,却是一辈子不可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