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工受雇打扫卫生不幸坠楼,造成九级伤残,责任在谁?
发布时间:2020-03-15 19:27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家政服务业在各地市场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雇佣家政服务人员,对家庭进行整理、打扫。因此,有关家政服务人员被侵权,受伤无法索赔的事件也屡有发生。浙江衢州的朱女士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儿,她在房主家里边工作的时候,不小心发生了意外。随后在索赔的过程中却遭遇了麻烦。

朱女士今年59岁,是一名家政工,从事家政工作十几年了,用她的话讲,从来没出过事。可是在2016年9月3日,朱女士接到家政服务公司的电话,让她去衢州市区某小区王女士家做家政服务。因为王女士平时很爱干净,朱女士在打扫时也很认真。就在所有工作都快结束时,她爬上防盗窗擦最后一块玻璃,却不想防盗窗有一块掉了下去,朱女士也跟着掉下去了,她慌乱中乱抓乱摸,最终被倒挂在二楼防盗窗上。朱女士大喊“救命”,吸引了很多人,有人机智的拿出自家棉被铺在下面,还有七八个人围在一起准备接住她,但最终还是掉在了地上。

朱女士被送往医院去检查发现,左侧8根肋骨骨折,胸骨柄骨折,残疾评定已构成九级伤残。住院期间,王女士一家和家政公司从没有去探望过她,一气之下,朱女士和丈夫将房主王女士,家政服务公司告上法庭。认为这两个被告对自己的摔伤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共计22万余元。

2018年5月21日,浙江省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原告认为自己首先受家政服务公司指派,到王女士家中从事家政服务工作的,出了事,家政服务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但调查发现,朱女士没有跟家政公司签订任何协议,也不知道要签协议,她已经做了十几年了,也没签过。而被告家政公司认为他们是作为中介,为原告与王女士提供居间服务的,朱女士并非自己的员工,只是临时工,所以并不存在雇佣关系,流动性很大。假如朱女士自己有单子,也会自己去做,所以并不固定。

那么朱女士与雇主王女士存在怎样的关系呢?朱女士认为她在进行高空作业时,雇主王女士没有提醒自己防盗窗存在安全隐患,有指挥不当的责任。王女士说房子是自己租的,本来就是想要做个保洁住进去,而且自己没有指挥她爬那么高。再说自己是找的家政服务公司,他们应当对于这种高空作业有所防范,或者岗前培训,防盗窗也不是以能不能站人为标准去判断是否达到标准。

执行人员进一步调查取证,最后判定,朱女士与家政公司属于劳务关系,房主王女士与家政公司属于承揽法律关系,而王女士与朱女士之间并无直接关系。并且朱女士多年从事家政工作,理应规范操作,却自认为万无一失没采取防范措施,才导致事故发生,应负主要责任。而家政服务公司则赔偿朱女士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等合计237404.43的35%,合计86591.55元,并驳回朱女士其他的诉讼请求。

这个案子到此告一段落,但人们应当对此警醒。随着请家政上门服务的现象不断增加,所以各种类似的事故、法律纠纷也是层出不穷,由于保姆跟家政人员是深度介入雇主的生活和日常,所以在这里也提醒大家,在寻找家政人员时,要尽量地到正规的家政服务公司,并且跟对方签订合同或者协议,尽量详尽的明确彼此的责任和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