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国治:要赖床赖得好,常在于赖任何事赖得好
发布时间:2020-06-22 04:09

我觉得,起码该有自己的独属时刻吧。就是完全不在乎别人,只全心全意感受当下,自己去做任何想做的事。可以看几集综艺,可以熬粥煲汤,可以喝咖啡,或者发个呆,看会儿书什么的,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完全放空。

目之所及,街面上立刻湿漉漉的,万物顷刻像被柔顺剂洗剂了一样,变得温柔,带有诗意。

舒国治在《理想的下午》里也说:理想的下午,要有理想的阵雨。霎时雷电交加,雨点倾落,人竟然措手不及,不知所是。然理想的阵雨,要有理想的遮棚,可在其下避上一阵。最好是茶棚,趁机喝碗热茶,驱一驱浮汗,抹一抹鼻尖浮油。啊,若这是至三十年代,北京中山公园的“来今雨轩”走出来,定然是最潇洒的一刻下午了。

清晨即起床,这时候天还未亮,一切都雾蒙蒙的,所有一切都笼罩在极轻、极淡的粉蓝色下,静谧极了。我洗把脸就出门,然后沿着空旷的街道一直走,一直走,仿佛不会累一样。

走着走着,有路灯忽然亮起来,倒吓了一跳。灯近前的路面霎时便投下一小片光影。洒水车也会忽然开过,这时我都会靠边,等着它开过。有几次闪躲不及,细密的水雾一下子溅到脚腕上,凉飕飕的,身体先是配合地抖一下,然后自己忍不住就笑了。虽然只有极短的时间,但的确是在笑着的,真的很有意思啊。

心情好的时候,会在散步后打包早餐带回家。买得最多的是粥和小菜。很偶尔也买拌面和茶叶蛋,那是给还在睡的某人吃的,哈哈。

粥到家都还是温的,用勺子舀着,慢慢吃,可以消磨好久。好容易吃完饭,就忘记饭后站一站的习惯,只想在沙发上摊着。

我看书习惯不好,不是在沙发上就是在床上,正经在书桌上看书屈指可数。因此,家里到处散了还在看的书,沙发是重灾区,堆了好些,跟座小山似的。

我照例躺下来,然后抓个靠垫垫在脑袋下,慢慢看着。不一会儿,我就困了,眼睛开始模糊,拿着书的那一侧手也开始酸痛,补个回笼觉势在必行了。

这两个时间段最从容,街市上的人声车声最少,氛围很适合补觉。再说,困就困了,也无所谓要挑时间,大抵倒头就睡了。但倘若可以有所选择,早上或者黄昏最好不过,最易入睡。

伴着雨声,人很快就会放松,入睡很快。我平常睡眠很浅,还时常失眠,但很奇怪,雨天都睡得挺好,回笼觉更是舒适。或许因为知道时间充裕,就算睡醒了也要赖床。

你试想,醒来的时候刚好傍晚,四下寂静少人声,窗外又有薄薄夜色,这身懒骨犹愿放着,梦尽后的游丝犹想飘着。 这游丝不即不离,勿助勿忘,一会儿昏昏默默,似又要返回睡境;一会儿源源汩汩,似又想上游于泥丸。身静于杳冥之中,心澄于无何有之乡。剎那间一点灵光,如黍米之大,在心田中宛转悠然,聚而不散,渐充渐盈,似又要凝成意念,构成事情。

他说,要赖床赖得好,常在于赖任何事赖得好。亦即,要能待停深久。譬似过日子,过一天就要像长长足足地过它一天,而不是过很多的分,过很多的秒。那种每一事只蜻蜓点水,这沾一下,那沾一下,急急顿顿,随时看表,到处赶场,每一段皆只一起便休,是最不能享受事情的。